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执行流 >

如何理解哈默“让需要得到流程产出的人执行流程”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执行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这样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那一天阿里集团在美国上市,上万员工成为千万富翁,那夜注定是狂欢的不眠夜;同样也是那一天,微软宣布关闭硅谷研究院,数千员工失业。这真的应了狄更斯的那句话:这个世界是最好的世界,也是最坏的世界。

  为什么微软会面临这样的窘境,答案不是微软给出的,《创新者的窘境中》归纳了一个“失败框架”:(1)小公司很难通过改善“延续性技术”打败大公司,只有“破坏性创新”才能通过截然不同的价值主张,颠覆大公司的商业模式根基;(2)大公司的延续性创新一定会发展到“过度满足”的市场,从而市场饱和、公司发展停滞;(3)小公司的破坏性创新起初并不诱人,也不会被大企业的主要客户接受,所以很难被大公司投资。由此可见,大公司的失败不是秘密,就是因为大公司缠绵于延续性创新,忽略了破坏性创新,开始变成了不能满足时代要求和客户价值诉求的企业,所以越是成功的企业可能失败越快,这也许是时代推进的基本法则。

  破坏性创新的本质就是再造,持续性创新的本质就是优化,企业的变革,到底选择再造还是优化?

  阿里为什么成功,因为互联网再造了商业模式和业务流程,基于互联网的再造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再造也实现了破坏性创新,让那些基于优化框架约束的微创新都失去意义。今天的微软就是一个活例子:她还活在PC时代,还在优化的思维约束下不断提高WINDOWS版本为使命(目前已经WIN9了),但是这种优化已经无法改变微软的颓势,因为这种优化不是基于新模式再造下的优化,这样的缝缝补补也注定无法解决客户真正的需求,这就是阿里和微软的区别:一个是再造者,一个是优化者。

  管理的使命要结果导向,要追求利润,而今天的市场竞争如此激烈,运营成本如此之高,产品价格却一低再低,我不禁要问,你的企业的利润区在哪里呢?阿里的成功告诉我们,尽管如此险境,依然有公司是赚到盆满钵满的,途径也许只有两个:一是不断创造满足客户价值的新模式,向模式要利润,实现没有竞争的竞争,实现远离竞争的竞争,这就是外向型竞争;二是不断提高组织效率,问效率要利润、问管理要利润,这就是内生型竞争。第一种途径的实现本质是再造,需要我们重新评估和思考客户价值,以此为依据来再造商业模式、流程和组织,这种再造下对人的依赖度很低,更多依靠模式的成功,比如真功夫就是一家没有厨师的快餐,她依靠对商业模式和流程的创新实现成功,最大程度降低了对人的依赖;第二种的实现本质是再造+优化,即首先需要对流程和组织进行再造,确保组织和流程是合理正确的,然后在此基础上不断改善和优化员工的执行效率,让员工可以熟能生巧实现对流程和职责的娴熟运用。华为的变革就是这样的经典案例:华为的变革不是商业模式的变革,但是她实施了业务流程再造,她对研发流程实施了并行工程,从串行改为了并行,她也实施了组织变革,把组织从僵化的直线职能型改为事业部和矩阵型,这种再造型的改革实施了八年,之后华为开始了长期的优化固化工作,任总开始不断提醒大家:不能有互联网冲动了,不能再造了,优化即可。这种再造+优化的方式同样让华为也大获成功。

  所以综上而言,阿塔企业管理咨询认为要实现利润的持续增长,根本是要向模式和结构要效率,你可以有优化,但是必须基于再造思维下的优化。因为点滴的改善和成本控制虽然重要,但在激烈竞争下,这种优化是无法抵消最终的成本损耗,所以优化只能让你多活两天,但是无法让你避免死亡。

  所以二十年前哈默大师提出的业务流程再造和德鲁克大师提出的组织变革思想,在今天变得老树发新芽:我们不应认为她们是过时理论,反而,只有再造才是解决今天企业变革的根本之道。

  再造的本质就是全新评估和思考到底客户需求和客户价值是什么?不要基于原有框架和思维结构,要敢于解放思考和锐意进取,从客户价值角度推导出新的商业模式、流程和组织,再造的目的是获得剧烈性的业务收益(至少一倍以上)。

  阿塔企业管理咨询认为再造和优化同时也是辩证的关系,即基于再造的优化才有价值和生命力,我们应该把再造当做变革的愿景和目的,而途径可以采用持续优化的方式,我们要求这个优化的方向必须眼睛死盯着再造,我们认为只有再造导向的优化才能让优化的积累成为再造,否则再多的小草的积累也永远无法长成大树,因为基因不同。这个逻辑也让我们理解了为什么很多公司的质量改善和6西格玛活动失败的原因?因为这些活动并不是自上而下的再造,而是局部的缝缝补补,这种缝补无法从战略和系统层面给组织带来巨大的、本质的变化,这种缝补显然无法让旧衣服变新,她永远是一件旧衣服,而且一定会越来越旧。因此再多的优化都只是一种心理安慰和苟延残喘,没有再造思维的企业只是早死晚死a的问题,哈默大师这样激进的提醒犹在耳边,今天的时代也正在逼迫我们去重新反思商业模式和管理行为。优化这个词是和谐中庸的,再造这个词多么激进和难以接受啊,但是也只有在死亡边缘的企业才会知道和谐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再造意义上的根本性创新才能让你起死回生。IBM、阿里、华为、通用汽车、TCL,都经历过这样的再造过程,他们开始有了伟大长寿公司的基因;微软、INTEL、NOKIA、中兴通讯,他们还在优化的思维下,他们还在路上,他们需要死一次活回来才知道再造的可贵。

本文链接:http://guidoon.com/zhixingliu/171.html